新华网专访数坤科技董事长:“独角兽”如何领跑万亿AI医疗赛道?

公司新闻 2022年 04月 09日

从《星球大战》中的GH-7医疗机器人到《超能陆战队》里的温暖大白,人们对于医疗AI寄予过很多美好的想象。2017年,正值“AI+医疗”行业大热,在人工智能领域沉淀了十余年的毛新生,怀着帮助医生更高效诊断病人的初衷,创立了数坤科技,一头扎进AI影像领域。


不到五年的时间里,数坤科技获得多轮资本加持,并且即将敲开IPO的大门。2021年9月21日,数坤科技正式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,拟在香港主板挂牌上市。


数据显示,中国的人工智能医学影像解决方案市场预期将进入爆发式增长期,从2020年的不到10亿元增加至2025年的442亿元,并预计于2030 年进一步增加至1554亿元。而全球人工智能医学影像解决方案市场规模预计将于2030年达到1665亿美元(约合1万亿元人民币)。


在这个万亿赛道,数坤科技做对了什么?又将会交出一份怎样的答卷?


“数据里面有乾坤”


新华网:您原来是在IBM工作,2017年创立了数坤科技。数坤这个名字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?


毛新生:数坤就是“数据里面有乾坤”。寓意是在数字时代我们如何用人工智能的方法在数据中创新,通过智能化推动医疗行业的改变。


新华网:当时是怎样的契机让您做了这样一个决定,从IBM出来创业?


60080f9bdad11d536741378de61d9c81.jpeg


毛新生:IBM是一个全球化的大型平台,我在IBM工作了十几年,在这个平台跟全球的同行交流,我们对这个时代有特别多的探讨,数字化、智能化几乎是我们的信仰。

我们当时一个很重要的想法就是——能不能在中国的舞台上做一个全球的高科技公司,而且是由中国人来主导。中国其实拥有全球很大规模的市场,而且需求层次非常丰富,体量又大,这对于创业者来说非常难得。国内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具有全球眼光的人才,又有政策加持和工程师红利,可谓天时地利人和。另外,从发展阶段来看,我国正处于从过去主要靠人口红利的阶段到要靠科技红利、人才红利的转型期,高质量发展离不开创新,离不开一批高科技企业,这一切都意味着,中国这片土地上应该涌现一批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新一代高科技企业。

我们在IBM工作了很长时间,积累了一定的经验,具备了一定的能力和眼光,加上有这样一个“舞台”,意味着我们应该回来做这件事。


新华网:相当于先有了创业的想法,然后发现中国的创业环境最适宜,所以决定回来。那为什么锁定了“AI+医疗”这个赛道?


毛新生:因为在IBM这个平台,我们主要就是做数字科技,对大数据、云计算非常熟悉,我也负责了一段时间的IBM Watson,就是IBM在医疗方面的人工智能,所以对AI与医疗健康的结合并不陌生。

其实医疗这个领域最适合由AI介入,因为它的程序非常繁杂,每一种疾病的诊断和治疗都是一门大学问。对创业者而言,意味着这个赛道特别宽广,可以做的事情很多,本着解决优质医疗资源的供给问题,我们最终选择“AI+医疗”。


创业最难的一段,怎么扛过去?


新华网:对于每位创业者来说,创业初期往往要经历一段“至暗时刻”,你有没有恨不得撂挑子不干的情况?


5a69715e0c91d06c71ba63ba775f6e46.jpeg


毛新生:有的。创业总体来讲压力还是很大的,我们2017年创业时,AI市场很热,资本也非常热。疫情的发生带来了很多挑战,无论是产品的研发、市场的开拓、资本的运作还是企业管理,方方面面都面临着压力。


新华网:怎么扛过来的?


毛新生:就是咬牙坚持,也没别的方法。但回过头看我觉得数坤总体来讲还是比较幸运的,我们发展还是比较顺的,也是赶上了一个好时代。


新华网:您原来在IBM做的主要是技术类的工作,现在做的“AI+医疗”更多是跟人相关,这个转变过程中心态有变化吗?


毛新生:心态还是有很大的变化。在IBM的时候,我们做的都是技术工作,每天都是跟统计数据打交道。但是创业的这几年我们接触的都是一个个具体的医生,我们非常直观、具体地感受到他们工作的辛苦和他们面临的压力。同时我们也看到很多病人面临的困境,比方说影像的检查,过去如果病人是从农村专程跑到大城市看病,光预约就要花很长时间,拍完片子还要等好几天才能拿到报告,之后才能继续进行下一步的诊断和治疗,这个过程费时费力。我们进入这个行业以后,对这些人群感同身受,使命感更加强烈,我们更加清楚自己所做的事情将带来的价值,目标也更加明确。


“数字医生”引领行业革新


新华网:我们了解到数坤现在应用最广的一个产品叫“数字医生”,如何理解“数字医生”这个概念?


毛新生:通俗来讲,我们都知道医生的工作是非常辛苦的,他非常需要一个助手来帮助他,辅助他做诊断甚至辅助他对病人进行治疗。“数字医生”其实就是我们通过人工智能技术打造的一个医生助手,让它辅助医生更快更好更轻松地工作。

讲一个我们合作过的一家医院曾发生的真实事件。一位脑卒中患者当时送到医院时已经人事不省,医生看了片子后,觉得基本已经没什么可做的了。但是我们的AI助理也就是“数字医生”对片子进行综合分析后,得出的结论是采取溶栓取栓的办法病人还有救。于是医院就跟家属商量:AI软件说可能还有机会,你们要不要试试?家属当然希望尝试,最后溶栓之后病人就恢复过来,没事了。


新华网:这是大功德,救人一命。


毛新生:像这样的例子很多。比如主任医生都没有发现的动脉瘤AI可以发现。所以我觉得人类的医生有一个AI助手特别好,尤其在中国医疗资源目前还相对紧张的情况下。即使是在欧美等发达国家,我觉得也都特别需要。


新华网:据说数坤正在酝酿实施一个“数字人体”计划,这个计划具体是指什么?


毛新生:它其实就是一个数字化的人体。你可以将它理解为“医疗世界的智能人体导航”。以数坤科技的“数字肝”为例,该算法具备超过40亿个神经元,能够一次性处理超过4000张图像,这种能力的构建非常困难,已经成为数坤科技的核心壁垒之一。

不管是心脏、胸部、脑部、腹部还是全身的肌骨,这些突破使得数坤拥有了对整个人体各部位的解剖结构、相关病变的精准感知。以此为切入点,数坤科技将“数字心”、“数字脑”、“数字胸”、“数字腹”、“数字肌骨”等部位的数字化产品进行整合,形成“数字人体”的基础设施。并根据各种临床指南去进行推理和决策,并且结合治疗方案采取行动,形成一个真正的、全闭环的智能系统,构成数坤科技数字人体家族。

数字人体的问世,给人体和疾病带来了巨大的变化,它给医疗世界带来了全新的智能导航地图,让医生无论在检查、诊断,还是治疗时,拥有了一个非常清晰、精准的人体地图,数字人体帮助他在各个环节进行决策、诊断和治疗。一方面,它对于病人的检查诊断和治疗能够全面进行支持;另一方面它还具有很强的实操性,给医生提供了训练和学习的方法,使得年轻医生的教培方法也发生了变化。


新华网:“数字心”、“数字脑”、“数字腹”等产品构成了“数字人体”计划的重要支撑,为什么会选择这么复杂的心、脑领域?


毛新生:我们做“数字医生”、做这些产品都是着眼于重大常见疾病。因为这些重大常见疾病对社会产生的负担特别大,给老百姓带来很多的伤痛,对医保带来很大的压力。所以“数字医生”首先就是把这些重大的常见疾病很好地分工,像心血管、脑血管的卒中,肺癌、肝癌、乳腺癌等,这也解释了我们为什么会瞄定“数字心”、“数字脑”等领域。


新华网:这几个数字系列中哪一个目前应用最广泛?或者科技含量最高?


毛新生:我们“数字心”的相关产品比如我们的冠脉CTA产品,我们是全球第一支团队去做的,我们也是全球第一个拿到了中国的NMPA和欧盟CE双认证的,到现在为止我们也是唯一的一家。我们现已推出全球首个针对心血管疾病的人工智能辅助诊断产品 CoronaryDoc,被誉为冠脉诊断报告的“拍立得”。


新华网:我拿到一个数据,说数坤的数字产品在三甲医院的覆盖率已经达到了40%,这是一个很高的覆盖率,未来的成长空间您觉得大吗?


毛新生:是的。我们除了给三甲医院赋能之外,也在往县域医院推广,过去很多县域医院不能开展的一些诊断和治疗,有了我们的数字医生赋能以后,就可以开展了。非常多的医院因为用了我们的AI技术,卒中中心从基础性的卒中中心变成了高级卒中中心。过去有的医院买了非常高档的CT,还只能扫扫胸部,现在因为用了我们的技术可以做心脏的相关扫描和诊断了,可以开展冠心病的诊断和治疗了,这样的例子非常多。现在国家也特别希望做分级诊疗,有了AI介入,检查检验进行互认就有了技术基础。


“有竞争才好玩”


新华网:我们注意到非常多的互联网大厂都在利用自己的AI技术进军医疗领域,在这么激烈的竞争中,数坤的优势在哪里?


cbb3f7f5d0459d2aa2700bc2abbb811a.jpeg


毛新生:首先我们作为一家科技公司,一定要用开放的心态去拥抱竞争,只有竞争才让大家真正地迸发出创新的活力,有竞争才好玩。

从目前的情况看,我们是扎扎实实地扎根在医疗健康这个领域里,从最底层的数字人体的技术平台开始打造,基于这个平台和医生自身的工作,来研究如何将医生从那些重复的、可以由机器来辅助的工作中解放出来。我们是用人工智能去解决医生自身的诊断和治疗活动,它不是停留在信息层面,是真正的智能化。


新华网:虽然成立的时间不长,但数坤已经发展成AI医疗影像领域的“独角兽”。您觉得在AI+医疗赛道上,谁最有可能成为数坤的对手?


毛新生:我觉得目前中国的这些AI企业在高科技领域越来越优秀,这是个普遍现象,数坤并不是一个孤例。我们特别欢迎竞争对手,不管这个对手是来自国内还是国外,我有信心。数坤今天能做到细分领域的领导者,从长远来看我们会成为这个领域里的几个巨头之一。


“做面向全球的高科技公司”


新华网:创新离不开对研发的投入,近三年数坤投入的研发费用每年呈50%增长,但同时还处于亏损状态,这个压力下您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策、不断增加投入?


毛新生:从全球的范围内来看,高科技企业发展的规律就是前期要有资本的投入。在这个基础上,我们再逐渐商业化。没有投入也不会有伟大的产出,这是规律。数坤逃不过这个规律。


新华网:有没有可能将来随着AI技术的发展,AI机器人取代人类医生,甚至统领整个医疗领域?


毛新生:我暂时还看不到这种可能性。人工智能分弱人工智能和强人工智能,您刚谈的这个问题基于一个假设,就是我们的人工智能变成了强人工智能,它拥有常识,能够自我学习和进化。我想AI技术还没有到这个阶段,暂时我也没看到它的技术可行性。我们今天拥有的手段其实是弱人工智能。我们的AI比人更有优势的地方就是它算得快,它不疲劳,没有情绪,可以按照标准程序做事,不会犯错。但是目前它能起的作用还是辅助人类医生,而不是取代人类医生。

就像今天智能手机会给你带来一个新的生活方式,我们的医疗AI也会给医生带来新的智能化的工作方式。


新华网:如果说现在还处于弱人工智能阶段,那么您觉得二十年以后,整个健康领域会是怎样一幅图景?


e369948b47ec78d2a8df96cc1a052dad.jpeg


毛新生:我认为在可预见的时间段里,会存在一个“智能大脑”,它会储存医疗健康领域中的大部分知识,医生在进行诊断或者治疗时,会先让它看一看。就如同今天我们去查信息的时候,会上网搜一搜。

再往后走,我认为每个人都会有一个“数字医生”掌管我们的身体及健康状况,它会随时随地跟踪、记录、分析你的健康状况。基于这些数据和人的身体运作规律,他会对你的健康状况进行预测,进行风险评估和预警。而且在未来会有大量的AI助理可以跟它协同,共同对疾病进行诊断。


新华网:数坤从2021年启动了IPO,我想问一下上市以后,你希望整个公司达到什么规模?


毛新生:上市其实是个起点。通过上市,我们可以得到更好的资本支持,同时我们也能吸引到更多的人才。基于此我们希望做成一个来自中国的、在细分领域的领导者。我们在全球各地都会有我们的产品在应用,在大大小小的医院里日常高黏性地使用。


新华网:上市后有没有想过奖励自己?


毛新生:我希望我们上市之后不要变得更忙。


新华网:上市以后会给员工涨薪吗?


毛新生:我觉得任何一个公司都应该是一个领导者和员工共同成就、共同成长的平台,这是我的基本理念。我从来没觉得这是我一个人的公司,它是中国的一个公司,也是面向全球的一个公司。